今天吃什么好呢

沉迷贱虫无法自拔

安利一下怕冷的虫

❤️😇

小蜘蛛痴汉专用号:

图多,杀流量注意XD







制服不能脱!也不能换!那么到冬天的小蜘蛛会怎么样呢!


答案:当然是冻成一团啊!>v<


有意思的是PP虽然有蜘蛛能力各方面都被强化了,但是实际上意外的容易生病。


作为美漫历史上第一个会生病的超级英雄,下大雨了他淋雨出去会感冒高烧(终极虫),下雪天出去也有大概率生病高烧,还会被传染感冒啦,生各种奇怪的病啦……还怕冷!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这么冷了为啥萌萌滴小蜘蛛不多穿一些呢?


答案是当然有冬装啦!


之前寿屋还出过冬装的漫画虫,非常可爱了!




寿屋的冬装虫↓







参考的漫画是这一幕↓








这点不光漫画,各版本的电影动画都有体现的来着,超凡电影里面打喷嚏感冒围围巾的虫超绝可爱了!




超凡2的冬装虫↓









ht的全身图↓









生病滴虫会一边抱怨一边出去巡逻,又可怜又可爱的,他挺怕冷的,这个特点各个版本都多少有点体现,一到冬天总喜欢缩成一团,而且喜欢在制服外面加各种衣服,萌萌的


荷兰虫侧面也能看出来的怕冷,因为他的自制战衣真的超厚了233333


因为是好邻居的设定,他大多数情况下很接地气,和身边的普通人差不多,也一样会生病,虽然有放大比例的蜘蛛能力,但是生病了还是扛不住,出去打怪就经常惨兮兮的——毕竟敌人可不会因为他生病了就留手


虽然他很怕冷,但是并不会刻意避开风雪,很多时候为了别人,他情愿选择面对他并不喜欢的寒冷天气












“但是,你又要怎么办呢?”




他情愿为了帮助别人自己一无所有啊。




最后放一张被冻的快哭的虫XD








【生日贺文】Mirage


唔,超级喜欢的太太@❄🔆 今天过生日啦!
超级喜欢她笔下军师组!忍不住给大家安利安利!
以及这是给她特地写的贺文(◍ ´꒳` ◍)
虽然好久没有在手机上码文了,打字速度变慢了不少……
--------------------------------
#强制play(没肉别想了
#军师组
#轻微ooc?
--------------------------------

那么正文开始?食用愉快。

--------------------------------
宿醉。
张良刚从梦中醒来,用左手揉了揉自己的银发,还是感觉有些头晕,伸手摸向床边的眼镜戴好,看到窗外天色已经有些发紫了,想是已经五更。旁边躺着的那个淡蓝色头发的后辈还在安心的睡着,脸上还带着不轨的笑,一想到昨晚那些羞耻的事情,张良就觉得自己的腰更酸了。
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有些恼火的他扶了扶眼镜,还是想不明白自己和当初那个有些可爱的后辈是怎么发展成这种亲密的关系的。于是索性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全部归结于酒后乱性。
嗯,一定就是这样。
在心中这么安慰自己的子房,悄悄下了床,决定去见下君主,然后继续研究自己的言灵书。他悄悄的掀开被子,下床后还不忘把被子还原以免床上另一个恶劣的后辈着凉。
来到庭院,自家君主和重言已经在早练,清晨的雾气还没完全散去,本来就对体能锻炼兴趣不大的张良向二人问了个好便动身前往书房,因此完全没有注意到二人对他脖子上的暧昧痕迹投来的诧异的目光。
“子房也长大了啊。”刘邦不怀好意般欣慰的对一旁的韩信说到,完全还没回过神来反射弧可以拥抱地球母亲整整一圈的韩某人独自为自家军师辩护,“子房说他不擅长应付女孩子的,你别乱猜了,肯定是蚊子咬的。”
然后二人便亲眼看到张良的房间里走出了一个衣着还算整洁的蓝毛“蚊子”,在庭院里笑眯眯的向二人问好,之后尾随着张良去了书房。
“他…他不是蜀国的军…军师吗!这是子房的…房…房间!昨天晚上?诶…他怎么…诶!!!!?”满脸通红的韩·仿佛明白了些什么·信这么说着,看向自家君主,希望机智的主上能给个靠谱的说法。
“军师确实不擅长应付女孩子,嗯,你说的倒是实话~”刘君主一脸“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怎么就你不明白”的表情,语重心长的补刀。
书房里
张良才刚刚坐下,察觉到身后有动静,一回头就看到那个有点帅气的后辈,等等,帅气?自己居然会觉得这个有点恶劣的家伙帅?真是太匪夷所思…沉浸于自己内心纠结小剧场中的张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少年的眼中就是个突然开始神游的可爱前辈,看着这样可爱的张良前辈,诸葛亮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而完全没有意识到被摸头的张良还愣在那里,盯着眼前的诸葛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前辈,回神啊,今天跟我一起去蜀地见主公吧?”诸葛亮用手指勾了勾张良的下巴,半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希望他能答应自己的请求,虽然依着他的性子,无论最后前辈是否同意和他走,他都会让自家阵营中甚至是全王者峡谷的人知道这个人已经是他的,并且还会象征性的警示峡谷中的其他居民们不要再对他家的子房产生什么不必要的企图。
终于回过神来的张良,看了看眼前个被誉为天才的后辈,用手轻轻拍掉勾着他下巴的手指,
“你再容我考虑一下。”他低下头轻轻的回应。毕竟聪明如张良,怎会猜不到后辈这点小心思。
“好,等你考虑好就来庭院找我吧,正好现在我找你家君主还有些事情要谈。”诸葛亮深知这种情爱上的事情不能只靠自己,还得等前辈自行理清楚才是,于是便也不拖沓,转身出了书房。
张良一个人在书房的椅子上坐下,拿起言灵术翻着,仿佛希望这本一直陪伴他的书能够给他答案。
然而,
这一次答案还得自己亲自来找。
想当初自己听说诸葛亮要来王者峡谷时,便已经通过各种杂言杂语知道这个后辈相当不简单了,而当自己第一次在泉水看到被传送过来的诸葛亮时,确实被他的外貌给惊到了,淡蓝色泛银的利落短发,未语含笑的眼睛,还有举手投足间的非凡气度,以及有些稚气的笑容,也难怪峡谷许多女性都对他暗生情愫了。
可是他为什么偏偏缠上自己了呢?最开始好像是借着讨论军事问题的名号接近自己,不知不觉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这家伙就开始做一些引人遐想的动作,当自己沉浸书本时把自己的头发扎成马尾、当自己像往常一样和重言讨论君主二三事的时候,他便缠上来非要问一些以他的智商随便想想就能得出答案的问题、特别是拿掉自己的眼镜在自己看不大清楚的时候偷吻自己。有时连用言灵书凭空唤出一道屏障,也挡不住这家伙好像拥有三段位移般绕来自己身边。
说到底还是自己太纵容他了?但是张良觉得,纵容他又和纵容重言以及君主不大一样,后者的纵容总是被动的原谅,而前者似乎是有私心的,不然昨晚又怎么会纵容他纵容到床上去?想到这里张良不禁感叹了一下世事难料,在诸葛亮没来峡谷之前,自己的情感生活可谓是风平浪静,因为自己不大擅长应付女孩子的缘故,所以索性除了偶尔参战之外自己都宅在书房研究言灵术,对于之前的他来说,知识比一切都重要。虽然这点到现在也没过变过,但如果是那个人的话,如果和这个才华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人在一起的话,或许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终于想通了的张良,慢慢来到庭院,正好看到刚才一直在自己脑海中反复出现的家伙和自己的君主相交甚欢。
“咳,子房啊,诸葛先生说他要对你负责到底,要带你回他蜀地那边,我觉得这事我做不了全部决定,但是我觉得他对你倒是一片真心,要不你跟他去蜀国看看?”生怕戳到自家军师的痛处,但方才眼前少年与自己的承诺听上去的确不像儿戏,而且自从少年来到峡谷后的行为以及他对自家军师的在意,自己还是看的到的。
“嗯”听完君主的话,张良微微笑了,侧过头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又晃到自己身边的少年,说“我今天下午就动身和孔明一同去蜀国,负责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这个前辈来吧。”
听完这番话,诸葛亮忍不住搂过张良的腰,颇有些恶劣的在上面捏了一把,凑到他耳边调笑道
“你负责?嗯?腰还疼吗?”这样说完,某诸葛·真·作死·亮终于在张良面色通红,召唤出言灵书的那一刻,放开了他搭在心上人腰上的手,转而环住眼前面色透红的爱人,像是要认错一般,悄悄在他耳边说道:
“相公,跟我回家吧。”
言灵书“啪嗒”一声合上,落在了地上,被瞬间顺毛的张良笑着把怀中的人抱的更紧。
“嗯。”

-终-
--------------------------------------------------





刘邦:exm?
--------------------------------------------------
终于写完啦!
因为太太想要这个梗,所以试着写写看( ´・ᴗ・` )以及结尾是因为之前在一个地方看到“世界上最美妙的感觉是:当你拥抱一个你爱的人,他竟然把你抱得更紧。”这句话,然后超想带入军师组试试!
qwqqqqq感谢看到这里的天使们!大家一起在军师组这个有点冷的大坑中互相取暖吧!٩( ᐛ )و

【BH6】T→H { Bed Time }

BH 6
Tadashi Hamada X Hiro Hamada
亲情向大概?我也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于是凑合着看看就好啦。
欧美 4岁年龄差设定

BED TIME
------------------------------------------------------------
Hiro其实从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对Tadashi的喜欢不仅仅限于亲情
但是由于Tadashi比起哥哥更像是爸爸一样的存在,所以Hiro常常用:“因为是青春期除了Tadashi以外没有和其他人长期接触所以日久生情”为借口搪塞过去。

不记得是从哪一天开始起
在Tadashi日常的晚安吻后会紧张的睡不着觉
“还好是晚上!不然自己窘迫的样子被Teddy看到一定又会更加不好意思!”

于是再某天夜里,哪怕内心十分抗拒,Hiro仍然向Tadashi提出了分床睡的提议

Tdashi的反应和之前一样只是委婉的劝说以及温柔的挖苦

“但是Hiro,你真的决定好了吗?我记得你以前也这样说过但是没过多久又搬回来睡了吧!”Tadashi用有些好笑而又略带失望的语气询问自己的弟弟

Hiro表现出自己对着镜子练了很久的坚定的脸色,用同样练习过并且堪称完美的毋庸置疑的眼色看着站在身侧的哥哥,尽管内心大喊着:我不要离开Teddy的被窝!!仍然坚持用不耐烦的语气对哥哥说:“这次我一定说会说到做到的啊!”

于是

当半夜Hiro又一次发现自己不坚定的站到了Tadashi床前的时候,他又一次黑了脸

damn it! Hiro在内心咒骂道
每次都是这样!明知道这种感情是不对的可长期以来的习惯让自己无法戒掉在Teddy身旁的踏实感与安心。
我该怎么办!!
站在床侧的Hiro又一次陷入了内心的纠结之中
How silly I am !!早知道就不要用那么坚决的语气说那种话了!怎么办!好想和Teddy一起!

正当Hiro沉醉与纠结中无法自拔时...

耳畔传来了Tadashi困倦的声音。
“嗯?Hiro?”Tadashi眯眼借着午夜的微光看清面前的人,“你怎么站在这里?地板很凉的!快到床上来。”
显然Tadashi醒来后看到弟弟光脚站在自己床前时就明白这小孩八成又在和自己过不去了

于是Tadashi索性用胳膊支起身体半靠在墙上坐稳后把Hiro抱了个满怀并且快速的塞进了温暖的被窝里。
“好冰!.这孩子一定站了很久了”Tadashi这样想着。

躺下后的Tadashi亲抚着身旁弟弟的背,想着近日里弟弟的异常举动。

Hiro最近怎么了?

突然提出的分床
突然希望交朋友
和自己视线相撞是慌张的错开假装研究机械

就像是无时无刻不在害羞

突然,Tadashi好像想明白了什么

原来如此

他满足地笑了笑,什么嘛,这个小鬼难道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好在你喜欢的是我而不是别人,不然我一定会后悔让你离开我去交新朋友。

许久

感觉到身旁弟弟不自然的睡姿,调笑的开口问他:“Hiro你大晚上到我这边来是想...?”欲言又止的停顿,暗示着自己对弟弟的小心思了如指掌。
果然,话还没说完弟弟就磕磕巴巴的打断了自己的话:
“我...我只是过来告诉你......嗯......那个...今天的晚安吻.........你忘记了......”

看着弟弟逐渐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脸由白变到通红,Tadashi搂过亲爱的弟弟,轻轻地在弟弟的唇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晚安,my love

Hiro愣了愣
但最终明白了那句love所指的含义
于是Hiro毫不犹豫地用双手抱住了Tadashi的一个手臂
冰凉的四肢慢慢注入了专属Tadashi的温暖,鼻尖萦绕的是属于Tadashi那令人安心的气味

好在Tadashi身边的人是我。

Good night , my dear brother

月光下兄弟俩的睡颜依旧。

----------------------------------------------------------------


大半夜码完了!!
撒花!!以及还差明天数学的培优题烦躁啊啊啊抓狂了!!!
总之突然有了灵感于是写写好了😘
大家晚安